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
回歸五週年特稿

在董特首任滿一屆之時間,回歸五週年,網主想在此講一講自已對這五年的感受.

首先,整個社會的氣氛在過去五年改變了不少,這不完全是回歸以來政治的變化而引起,但或多或少都與回歸有關. 例如這個社會的怨氣就相當之大了 , 社會主流言論首先因"160萬"排斥了"新移民"這種人,繼而又因為部份人士對港英政府遺留下來的人的不信任,將這種怨恨轉為對公務員的不滿,繼而不斷的炒作公務員之不善 , 而立法減薪 , 更令公務員和市民處於兩個對立面. 情形有點文革"批鬥"的意味 , 彷彿有些人要將市民對社會大氣候的不滿,發泄在某一些人身上 , 而減輕市民對政府的怨恨.

如果講到回歸後政府的施政,首先要講的當然是"議而不決,決而不行"的問題,有些人還可多句"行而不果" . 特區政府在回歸五年內,真正做到的事情我個人認為只有兩項,一是淘汰柴油的士,轉為石油氣的士 , 二是香港交易所的成立 , 兩項到最後都能成功解決許多阻礙,找出適當的解決方案解決問題 . 其餘的問題 , 只可以說"有頭威,無尾陣" . 例如取消兩個市政局 , 精簡結構,已經兩年了,結果是什麼成果也看不出來 ; 關乎各位學生的"母語教學"更加係越見混亂 , 近年政府不斷對"母語教學"推出修補方案 , 而加強英文能力 . 特別是董特首那種口號式治港法 , 更令人感到害怕 , 好像是"大躍進"一樣.

董特首幸好去到這個時候才開始稍為知道自已政府的混亂情況,推出"高官問責制",不過在這種人治,爭權的情況下,混亂又怎會不繼續呢? 最新的示例就是梁司長和任局長爭在$10紙幣簽名,繼而爭先發佈的現像,究竟董特首又看不看到呢?

其實,網主在這,最想講的就是,總之你係從政之人,你只要分清楚,什麼是可以講的,什麼是可以做的,什麼是不可講的,什麼是不可做的.例如梁愛討講胡仙不被檢控的理由,只會令人感到可笑. 再講,中央領導人近期高調要求第二屆特區政府要為基本法第23條立法,這其實亦很值得相確,這不但讓人有家長式提示的感覺,更有違反一國兩制之謙,假若換一個角度,用第二個方法去做這件事,或許效果就會讓人感到舒服很多.

董特首也有同樣的問題,好像去年施政報告質詢大會,某議員叫他不要連任,他就即時表演變臉絕技,口黑面黑,堅定反擊,這又可苦呢?能否在人前扮一扮o野,用幾句笑話輕輕帶過呢!

總而言之,過去的五年,我相信很多人都不會太滿意,展望未來,我惟有希望"高官問責制"能成功,能改變"議而不決,決而不行"的問題啦!

網主 2002/6/30